阿糯_司

敲黑板——杂食动物
情海无边,你是我唯一的浮木。

[千宏]风筝



 


6.
小时候易烊千玺最喜欢看人放风筝,飘飘乎地搁地上可不就是一压扁了的自己吗?

 

一根银线伸向了天空,明明方向和风筝不对头不对尾,可谁都知道,这线就是扯着那风筝,无论线拉地多长。


   




易烊千玺看着手机锁屏上的风筝,喝水的空挡悄悄扭头瞅了眼刘志宏,抿抿嘴又收回视线。




是时候该买捆绳子绑住刘志宏了,等等,思维跳的有点快…



这么想着刘志宏似乎隔空感觉到什么,回过头撞上易烊千玺的视线,眼里清澈地很,却吓得易烊千玺狠狠地捏了下手里的矿泉水瓶,水哗啦的喷人一身,狼狈地不行。
   


“怎么好好的喝个水也能喝成这样,真让你给发烧烧傻了?”




刘志宏没带纸巾,条件反射地去给易烊千玺拍身上的水,易烊千玺正好站起来捏住自己的衣服,两人手上的皮肤一碰,刘志宏跟触电般收回手,又连忙去瞧易烊千玺的反应,幸好那人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因为他自己也在奇怪着自己行为的莫名其妙。





果然,还是把王源儿的话给听进去了啊…





刘志宏暗了眼神,别扭地转过头,看到校医从药房抓了药出来,连忙迎上去接药。











易烊千玺自己也是没想到,大夏天一个冷水澡还真让自己中招了,幸好前天晚上为了给刘志宏演戏把自己用被子裹成粽子好好地出了一身汗,不然指不定发烧成什么样子。



可易烊千玺小心思多着呢,演戏样样儿的,没头晕也能身体发晃打个醉拳,吓得刘志宏领了他就就往校医室跑,连王源语重心长地跟他说过什么他都忘了。





王源说过什么呢?



无非就是什么你这学弟跟狼似的你保护好自己的菊花作为兄弟我只能帮到你这了。




这什么鬼,什么羊不羊狼不狼的,他只知道易烊千玺对他格外热情比他三姑六婆还亲切,人好长得帅就是一个钙————


嗯对刘志宏不瞎,易烊千玺对他有意思这事儿刘志宏早看出来了。



那他能怎么样?




刘志宏摸着自己良心对天发誓,他自从发觉了这事儿后眼里就跟有把尺子似的永远在量他和易烊千玺之间的距离。




跟大多数被人告白的人一样,刘志宏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又或者说他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有没有可能,自己理解甚至说愿意和他在一起的这一切一切,刘志宏心里都是没数的。




所以既然小学弟还没挑明白,刘志宏觉得目前敌不动我不动的形式就特别好特别有安全感。


 
于是这大白天的,除了絮絮叨叨的校医,校医室里另外两个人都在各自心虚着。




————————————
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心虚些什么嗯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