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糯_司

敲黑板——杂食动物
情海无边,你是我唯一的浮木。

失败品

病毒K系列

在玻璃这一边的千智赫眯着眼,身体的酸软和后背滚烫的烧灼感一下一下地刺激着千智赫的神经。像是后背被狠狠地撕下了一层皮,又或者是他现在在烤架上,已经烧红了的烙铁板被人用力摁在他的背部,可千智赫的大脑却该死的清醒着,浑身都是冷汗,冷和热随着尾椎骨源源不断地反应给大脑。

疼。

“叮!嚓!”是打火机的声音。

千智赫撑开疲软的眼皮,却发现眼前一片模糊,面前的世界像与他隔了一层雾,过了好一会眼睛才恢复正常。

这里大概是一个人的卧室。

他一点也不慌张,千智赫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拼尽了全力终究躲不过。

我没有放弃,我的意思是,我不可能放弃你,一起死吧,也就无憾了。

而这个房间的主人此时正坐在房间里的小阳台上修剪花草,他想了想,使动轮椅去到千智赫前,将开始兽化的千智赫放出来。

千智赫扶着玻璃吃力地站起来,脚下一软,便扑进了天宇文的怀里。

天宇文脱下自己的白色大褂披在千智赫身上,露出了衣服下的假肢。天宇文对着千智赫温柔地笑出酒窝,千智赫觉得他大概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儿了。

天宇文抬起手,终是没有在千智赫期待的眼神里落在他的头上。“乖,去床上睡一会儿吧,你累了”千智赫点点头,从天宇文身上挺直身,他想了一会儿,还是轻轻地将嘴唇贴在天宇文的额头。

千智赫很喜欢天宇文的眼,他看到天宇文丝毫没有不悦,便往下吻吻他的眼睑。

[真好啊,这样的博士]

千智赫想再下一些,却被天宇文轻轻推开了。他抿抿嘴爬到床上给自己盖被子,乖乖躺好。

天宇文在花盆随手摘了一朵花,手里又在把玩着那个打火机,他一下又一下打火,熄灭——“嚓”,千智赫听着这声音觉得有些烦躁,缓慢地张开嘴,声音在喉咙回转着最后只出来了一声闷闷的低吼,他只觉得委屈。

天宇文听到声音转头看向千智赫,笑了一下。他挥挥手,天宇文来到千智赫身边,他看到千智赫皱皱鼻子,表示他不喜欢花,也不喜欢打火机。

“但是你喜欢我,对吗?”

一句话让千智赫亮起了眼神,他抬头望向天宇文,他的声带因为基因变异的原因不能正常说话,只能发些虚声。

天宇文用火烧灼着手上花的茎部分,渐渐地,绿色的茎被烧焦发黑,天宇文满意地将红色的花插在书桌的花瓶。

千智赫不知道天宇文有没有看到,但是他还是很用力很用力地点点头。

[我喜欢博士,很喜欢很喜欢]

千智赫只闻到有些香,眼球不自觉地跟着正准备出房间的天宇文,一阵眩晕涌上千智赫的脑子,他来不及疑惑便没了知觉。

千智赫只看到漫天的大火,耳边充斥着嗡嗡的声音,他的太阳穴一突一突地疼,他好像看到火中很多人在大喊,奔跑,有个人突然扑了上来,搂着他在地上滚了几轮。接着漫天的红都不见了,他又看到一个白色的空间,他看了很久,觉得脑子都转动不了,很久后他才认出,这里是一个房间,格局和天宇文的卧室一模一样。

千智赫发现自己醒了,他感受到了浑身的疲劳感。

他发现自己身上都是各种颜色的管子,他手足无措,望着天花板不敢动也不敢挣扎。

千智赫听到门开了,他不知道现在是应该睁着眼好,还是闭上眼装作还没醒。

是天宇文的轮椅声,千智赫惊喜地睁开眼,却是天宇文一脸的漠然冷酷。

“小赫,你是个失败品,你可以走了。”

天宇文拨下按钮,千智赫身上的管子瞬间脱落,和千智赫的心一样,他的力气恢复了,却觉得手在抖,他艰难地坐起来,认真地观察天宇文的表情,依旧什么也看不出。

“博士,你在说…什么?”

“别叫我博士!从你开始兽化的那天始你就不是人类了”

“博士,你在我身上继续做实验吧,做再多的实验也没关系的,我不走”

天宇文向前俯身,一把抓住千智赫的领口:“更多的实验?我拿一个废物做实验我能得到些什么?”他松开千智赫,那人怔怔地跌坐在床上,天宇文将钥匙摔在地上,使动轮椅便走了。

千智赫捂住自己的眼,倒在床上,他发觉手背有些疼,便反手看。他的手上凸起的青筋来的狰狞,皮肤下平时呈青色的静脉血管此时变成黑色,而且可以明显看到血管变粗,甚至有撑破手背皮肤的生长趋势。

马思远提着医药箱走进来坐在人身边,拿起绷带一圈一圈地帮人捆住手变异的部分。

千智赫一想到自己要和天宇文分开便感到悲伤,他知道这些情感从哪里来,但是他始终还是恨不起天宇文,毕竟是天宇文给予千智赫情绪与生命的啊。

Karry在门边斜倚着等马思远,他无聊极了,手指在木门上敲点着。

千智赫只觉得手臂开始发烫,沿着血管倒流回心脏。末了,他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脸“失败品啊…就是要被丢弃的。”
——————————
布诺耶公司内部员工大换血的消息,千智赫是从街上的屏幕大电视知道的。他想起了天宇文。屏幕随即播放着Karry的采访视频。他听不懂,但他放下了手中要送的外卖还是很认真的听新闻。

他终于听到了一句他觉得重要的话,以致于他忘记自己要去那里送外卖,他手忙脚乱地找外卖单。
工作过程中也是一直在出错,千智赫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大概我真的是一个失败品吧,但是,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呢?]

千智赫看到自己手上最后一份外卖,他压低帽檐徒步走过去。他每天都会帮自己换绷带,咬着牙希望自己更想人类一些。

他经过一家花店,他想了一下,挑了一朵和天宇文房间里最像的红花,颜色很鲜艳,他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外卖地址是荒废了的大学宿舍,四周寂静,渺无人烟。他径直走进去,手里的温度将外卖单烧成灰烬,他有些紧张。

千智赫想都没有想便去了502宿舍,他知道他一定在那里,没有为什么,他就是知道。

古旧木门被推开时嘎吱了一声,千智赫觉得莫名怀念。

他果然在这里。

千智赫很开心,想扑上去搂住他的博士,天宇文顺从地让他动手动脚。

“小赫,你相信我吗?”

天宇文抚摸着搁在自己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那人听罢直起身。

“刘志宏与易烊千玺早就在那场大火中死去了。而现在,陪在天宇文身边的,是至死不渝的千智赫。”

“箱子里是K原菌液和抑菌液…唔…”

千智赫俯身前去压住天宇文,野兽的本性在他体内发作,他终于忍不住上前去品尝他的猎物。他不满足于啃咬天宇文丰满水润的下唇,他想要更多,他尝试着用舌尖撬开天宇文的嘴,再掐住人的两颊,纠缠住人的舌头。

“让我做事,不给我些报酬?”

天宇文推开千智赫,一手擦干嘴角的口水,他望着千智赫,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千智赫打开箱子,一红一透明的液体:“红色的?”天宇文半响才点点头,他的脸色俞来难看。

他拿走装有透明液体的箱子准备使动轮椅走,千智赫喊住他,千智赫从后面搂住天宇文,在他的颈窝使劲嗅了嗅,随即咬了个小小的齿痕——“盖章!这样博士就是我的了”

天宇文再也受不了,快速使动轮椅出了宿舍楼。
——————————
怪物袭击布诺耶实验楼的消息被全面封锁,没有外界人知道,然而马思远,Karry和天宇文却显得异常镇定。

“你觉得他真的是失败品吗?”
“他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作品?”
“对,最完美的作品,也是最失败的…”
“因为你们产生了感情。”
“许久许久之前就产生感情了吧。他快来了,准备战斗吧,不许伤害他!”

马思远和Karry瞬间就被挥倒在地,天宇文也是看到了一抹红色在自己眼前窜过,随即他便被压倒在地。

千智赫完全变异兽化了,脸上有霸道绚烂的红色花纹,衬着他的肤色更白。

天宇文在抖,他在害怕。

他低吼着,想一下咬断天宇文的脖子,却看到了天宇文脖子上的齿痕,他嗅了嗅天宇文的脖子,松开了天宇文。

好机会!

松了一口气的天宇文举起实验室里的求救锤,一个劲儿地砸设备,千智赫看不懂他在做什么,安静地伏在一边。

挣扎爬起来的Karry和马思远给千智赫注射了抑菌液,检查系统早已被千智赫破坏了,三人一把火烧了实验室,快步将昏迷的千智赫送走。

实验室毁了,无论是国/家还是布诺耶,都没有办法再得到K,而失败品千智赫,继续粘着他的天宇博士。
————————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