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糯_司

敲黑板——杂食动物
情海无边,你是我唯一的浮木。

[赫文千宏]小幸福

BGM:我会在你身边[咖啡少年]

天宇文额上豆大的汗水来不及擦,仍由它们滚落。终于将保温箱修好,天宇文站起来又立即扶住桌子,脚蹲太久已经麻了,眼前是一阵眩晕,他闭着眼等回血,顺便也先缓缓。

保温箱的灯坏了,按照天宇文处女座的性格,即使是很小的机械故障也会被他的那副紧张程度弄的好像地球会爆炸一样。盯着电线的眼睛集中到快变成斗鸡眼。

实际上天宇文晚上的飞机,而现在已经下午了,他的行李还没收拾。

“行了行了,我来吧。”

马思远目测刘志宏飞奔出门的背影手下收拾东西的动作稍微顿顿,又继续小心翼翼地将那笼小白鼠放进保温箱。

这人,其实还是很重视的嘛。

最近实验室里真是忙疯了,实验任务突然增多,天宇文回国的日子也快到了,虽然没了天宇文那些实验也是可以做的完的,但难免有些吃力。

好死不死最新生出那笼小白鼠的保温箱灯坏了,马思远手一抖差点把保温箱摔弄坏的那人脸上。

而这时天宇文正如天使一般降临在被吓地想跪地喊大爷的大家面前。

任务还有很多,他遣了众人赶紧该干嘛干嘛,拿起工具亲自上阵。马思远几次想赶他,那人摆摆手说我在这个时候走是我不好,你让我再为大家做做事嘛。

得,搞个一去不复兮的调调弄得马思远直翻白眼。


天宇文忍着自己是处女座的性子一边不敢看墙上的钟,一边真是恨不得直接拿个大麻袋把要带的衣物直接全呼啦进去得了,但是这样真的会很凌乱,他深呼一口气又加大了手上的速度。

最后拿麻袋的想法真的实现了,只是那是个大号垃圾袋,装的是回国可以重买的日用品。天宇文真是从没发现自己能浪费成这个样子,但是现在那种秒针走一下他心就跳一下的感觉已经够心里拉扯了。

天宇文的手忙脚乱终于到头了,他翻翻垃圾袋里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是重要的,被他不小心一扫也扫了进去。

还真有。

一个指甲钳。

千智赫送的。

不得了了,天宇文抖了两抖。

这哪是不小心扫进去的,这简直是瞎了吧。天宇文赶紧伸手就摸去。

普通钢制指甲钳能有什么装饰,最大不同的就是一个沉甸甸。凉凉的被天宇文握住,刀片的尖锐让天宇文又松了力气,随手扯张纸巾裹住便塞进外套兜,继手机钥匙机票耳机钱之后第六位口袋住客,于是天宇文右半身有一处鼓鼓的,好不滑稽。

天宇文围绕整个已经是空的宿舍再检查多两次,然后行李箱上两头的拉链最后哐当地撞一起,再用小锁勾住拉链空环——

“啪嗒”

似乎一些东西是真的结束了,但是很不舍,他知道的。

天宇文的心突然平静下来,无论是之前收拾东西的那些焦急,还是其实已经一整天了,自己不停地找事情干就是为了让自己缓解即将要看到千智赫的复杂心情。

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的天宇文没有再深呼吸,他深深地看了住了四年的宿舍,终于还是关上了门。

天宇文走出小区门口,傍晚的风吹地他头发都飘扬起来,他也依旧只是淡淡地拦了出租车去往机场。

他或许从前一直都是性格易焦躁的人,但时光慢慢让他变地越来越像他心里最深处的那个人。





世界上除了自己的家乡C城,或许第二个感情最深的就是R国。

尽管当初来到R国的初始原因是千智赫,R国无限的魅力还是让天宇文渐渐爱上这里,并无怨无悔地在这里投下有血有泪的四年。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回忆。






天宇文初来到R国,原以为凭着自己还可以的英语,独自生活是可以的。可是他并不知道R国的本土语跟英语根本就不是一个语系,半拉边扯不上不说,到大街上找个会说英语的那简直就跟你一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来到八九十年代那个连省级官员都没能说清楚国语的广东一样。

幸好最后还是找到了R国分部的实验室大楼,是马思远接待的他,一看到同是中国人,天宇文立马送了一口气。

之后看到马思远一口流利的德语与本地同事交谈,天宇文微微皱了下眉头。

并没有谁故意刁难天宇文不告诉他德语也是当地流行的语言,毕竟当初执意来分部历练的人是他,要怪就只能怪天宇文在来之前没有好好查R国的资料,只是语言天赋,真的是天宇文的死穴。

笑话,小爷我可是一个连C城方言都会讲一半不会讲一半的人,还要去学R国的本土语?呵呵呵呵呵呵那回来后我去当饶舌歌手一定会立刻火。
天宇文在电话里是这么对他的亲友们说的。

只是他一挂了电话就又开始研究他眼前的一大堆德语材料。

天宇文从小英语就差,尽管发音还是不错,但他还是把那些说得出来的洋句子全部归攻于是自己太会鹦鹉学舌。

直到后来为了千智赫,决心把副修当做以后要走的路,每天拉着千智赫让他帮忙补英语,蜜般的大学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在努力与爱情的滋润下过完最后一半。

而现在,天宇文身边没有任何人,马思远已经帮助他的太多,不能再麻烦他。于是每天实验室图书馆宿舍三点一线地拼命,现在想起来,或许还是无意中麻烦到马思远了吧,那时的实验任务总是很少。

天宇文有一个漫长的适应期。每天准时倒在床上他都会一遍又一遍地想着自己的曾经,为什么从小立志要当医生的我最后会来到这异国他乡每天啃德语给小白鼠当保姆呢?

原因是——

“先生,机场到了。”

“嗯,谢谢。”天宇文睁开了眼睛,下车。

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笼罩在夕阳下的大厦,刘志宏咧开嘴,快步走进去。

长达四年的马拉松,累的半死的过程终于过完了,只剩最后的一点点路程,终点就在不远处。那种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挺过来了的激动像一团火般在天宇文心里到处燃烧着。这时候似乎只能大喊一声才是最顺应场景的,但大厅里此刻环绕着天宇文那班飞机的提示广播。

R国机场啊,那是个每次无论去还是回都不愿意在的士车里睁眼的那么一个存在。

天宇文总是害怕自己一睁开眼就会记住去往机场是那条路,可能那天自己在R国熬不住了,他就是自己走也会走去机场。

天宇文不能回国,四年了,没有回去过一次,连过年时也是跟家里人视频,屏幕两边一起包饺子。

家人问他为什么不回来,他当然不会把罪推到任务太多上,他会很随意地笑笑:“为了可以多做一两组数据啊”

是玩笑,但又不是玩笑。

对啊,那么努力是为了什么呢,那么累是为什么。
能做多一两组数据,都是在积累经验,像游戏里的升级进度条一样。

他要变地再强些。

这种中二的话天宇文总会在心里笑自己,但是他又会再次肯定这种想法。







在飞机上他找到自己的座位,是一个靠窗的位置。他倚在玻璃边,看外面的天空,不一会儿就困了,迷迷糊糊间手碰到了口袋里用指甲包住的指甲钳,又清醒了。

他拿纸巾仔细地擦着指甲钳,坐在他旁边的人太自来熟,大呼这不是属于危险物品吗?

天宇文笑的礼貌,嘴下却也不留情,我是能用他剪断你大动脉还是怎么样?

那人被噎地没话,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缩在座位上。

天宇文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似乎一直是用中文对话,有些惊喜地看着他。你中国的?

说得你不是一样。

天宇文真想摆出微博上K5的那个专属表情给这人看。

最后只好憋出一个哦字还给对方。

诶,你是基年连科吗还是什么,一直在擦那指甲钳。
旁边的人似乎是真的受不了天宇文而爆出一句,吓得天宇文手抖了一下。

哦,监狱兔的那只红兔子啊。那脏了嘛,不擦怎么行。

处女座?

嗯。

啊那和我一个星座,这指甲钳有这么重要吗?

我能说我来R国呆了四年不回去的初始原因就是这玩意的主人吗?

哇,那你一定很爱她,为她付出过很多吧。

。。。算吧,但我觉得,是他更爱我,为我付出的更多。

而他又太优秀了,不努力,我怎么配得上他?

四年不回家?你需要这么拼吗?

其实我也不清楚,大概需要吧。

…她是个怎么样的人那?能让你这么努力?

……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要故意打探你什么…

啊,没事。我只是在思考而已,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那…我也说不出,但是他是我很认真地思考过后,决定了想跟他过一辈子的男人。

男人?

男人。

想听故事的人,可不是我哦。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那祝你们幸福!









天宇文的癖好不是一点点的多。

天宇文是千智赫的学长,第一次见面是千智赫大一入学,天宇文到校门收快递,也没想着当个好学长帮学弟学妹带路,一个不留神就被千智赫逮住了。

那嘴一抿,天宇文就心软了,认命般地带着他去宿舍。完了以后千学弟梨窝一现,天学长瞬间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

他们成为了朋友,尽管天宇文一开始只是觉得如果是学弟的话,他需要照顾照顾。

这个朋友话很少,但没事,天宇文话多,然后千智赫就安静地在一旁听,会时不时来几句喜感的吐槽,唯一不变的,还是他嘴边的露出的梨窝。

天宇文和千智赫的专业差不多,一个总在解剖室拿手术刀,一个总在实验室握试管。

有时两个不同级的系会一起在大教室上课,天宇文便总会带棒棒糖,咬碎了含着,回归童年。

千智赫饭量大,不代表他就是吃货,摆摆手示意不吃便帮天宇文撕糖纸。

天宇文不喜欢留指甲,每次长了那么一点点都会剪掉,他说他会觉得很痒,很想把白色的指甲磨掉。猫吗?还带磨指甲的,千智赫想,边想边把自己的指甲也剪短了些。

千智赫的手好看,但也没有像女生一样白白嫩嫩。骨节分明吧,总之在手控天宇文的眼里就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在交作业的时候,天宇文随意地翻了翻千智赫的,第一反应,啧那字真好看,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我勒个去,这是开挂了吧这作业写这么好。


再后来啊,两个天天黏在一起的傻子,不知道是谁先告的白,不知道是谁先牵起对方的手,不知道是谁先踮起的脚尖。相视一笑的两人在一起了,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故事都差不多的诶

嗯什么?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志宏,易学长昨天向你表白的事情是真的假的?”

刘志宏心里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可是你们才认识没几天!”

刘志宏继续点点头。

“那你答应他了吗”

摇头。


下一秒眼前的路人就一副贱样遁走了,而刘志宏也被后面的人环住。刘志宏对不熟悉的人不喜欢接触太多,肢体上的接触。

“学长,能不能放开我。”刘志宏微生气的语调让易烊千玺收回手,易烊千玺却还是忍不住的满脸微笑。

刘志宏大一开学才没几天,开学那天帮自己提行李的那位学长就天天缠着自己,听人说这货还是个男神级别的,本来也是希望能和他做朋友的,没想到才没几天就接到对方表白,刘志宏当时冷下脸甩一句神经病就走了。

“志宏,这里附近的东西挺好吃的,我们一起去吃饭?”

“不了,我舍友给我带了饭。”

“是吗?我能去蹭饭吗?”

“…”








就这么…喜欢上了…?

刘志宏会拒绝易烊千玺的原因太简单了。他想不通啊,只见了几面的学长对着他说喜欢,怎么想怎么莫名奇妙。

易烊千玺身边有些猪队友,总是在他们身边起哄,刘志宏本来也没在意的,这么一闹就有些微妙了。

他对男男之间的感情可以接受,但是那种一天到晚被人拉郎配,那人笑地跟个傻子一样不制止,还闹着志宏大家都这么说你就跟了我得了。

刘志宏扶额,心想随他们闹吧,等劲头过了没准儿易烊千玺也就不作妖了。

你别说这易烊千玺对他还真挺好的,他有的时候发个呆脑子里千回百转地也会不自觉绕到关于他的事情上。

易烊千玺也不是没认真过,他一直没心没肺的那样子突然严肃起来让刘志宏吓了一跳,心想果然少些和他见面是正确的。



刘志宏真的有认真听易烊千玺的话,好好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从来没喜欢过人的他好诚实,杖着自己不知道什么叫心动,嘴唇一张一合地说出不喜欢。

却在看到那人眸子里的明亮似乎在一点一点破碎后也感到了一丝心疼,但是那时的刘志宏一点都不明白自己的反应。

特别是第二天看到易烊千玺没理他后,刘志宏更是不知道心里的那堆怨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紧接着有个妹子一巴掌扇在了刘志宏脸上,啪一下的冲击让他的脑子懵了,像是硬生生地被人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脚底。他脑子空白地站在那里,顶着高高肿起的右半边脸,老半天才反应出妹子说的话。

是什么来…着?


哦,他好像只听到了易烊千玺的名字。

脑海中闪过这名字的时候他看到眼前急匆匆地跑来一个长地很像易烊千玺的人,这时他的反应不知道怎么的就快了,撒腿就跑回自己宿舍。

哈现在想想,跑什么呢,应该是易烊千玺跑才对吧。

莫名其妙地被表白,莫名其妙被人忽视了,莫名其妙被人扇了一巴掌。

他该去找易烊千玺决斗的,妈妈说打人不能打脸你不知道吗?

好奇怪明明打他的不是易烊千玺。


但是真的太委屈了。







春天的时候,天上总下着绵绵细雨。

刘志宏被堵了,小巷子里他靠着墙壁,十来号人拿着钢棍。

最近一直有些神经质的刘志宏手插在口袋里承认自己就是刘志宏,想问他们找自己的原因,在听到对方说什么千什么的后他一个没忍住,走过去啥都没说就给了对方头头一拳

下雨总会让刘志宏心情不好,怒气上来他像疯了一样,他最近只要碰到关于易烊千玺的事情他就特别烦,尽管他自己也挂了彩,但毕竟常年练习跆拳道,最后倒下的是对方。

“他妈地让易烊千玺以后别来烦我!”

第二天校园里就传遍了刘志宏怎么怎么会打架的传闻,还有那句话。

易烊千玺拿着医药箱跌跌撞撞地冲进刘志宏的宿舍时,刘志宏已经把自己整理好了。他翻身上自己床摆明了不想理易烊千玺,从那天开始就这样了

那人只好叹了口气。







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挺简单的。

比如易烊千玺也只是单纯地喜欢着刘志宏罢了,尽管一开
始刘志宏不相信也不接受,易烊千玺也还是希望能天天待在他身边。

再比如那几十个人根本就不是来找刘志宏的,他们找的人跟他名字很像罢了,直到最后从刘志宏嘴里听到易烊千玺的名字才发现堵错人了,原来是惹到这个主了。

两人关系的转折,还是因为那群猪队友,几人组队吃烧烤结果集体拉肚子,易烊千玺所属的实验室人手不够,导师是刘志宏很喜欢的教授。

那天后,易烊千玺很识趣地没再找刘志宏,而刘志宏气消了后听说实验室不够人手的事儿。

第一次主动向易烊千玺打听这事,下午就被易烊千玺拐进去帮忙。

结束时被导师训了很久,他本来也只是副修这科,仗着自己喜欢而且易烊千玺在身边,没帮上什么忙,还要易烊千玺分神辅佐他,一个下午跟玩似的,简直是浪费时间。

刘志宏癖好也很多,就喜欢有能力的长辈指他错的地方,骂的越狠越好。易烊千玺还没来得及心疼,就被刘志宏眼里闪着的精光惊到了,不止易烊千玺,教授看到刘志宏这激奋样也是说不出话。

教授听闻是系里最严厉的人。对刘志宏,激将法没用,但他是真喜欢别人诚恳的指责,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嘲讽他也分的出来,当时就下定决心,这一门课不再只是当给主修拓展材料了。

易烊千玺当然是乐得开花一样,只是次次都被刘志宏赶回实验室。

学校里的风言风语依旧很多,刘志宏也学着易烊千玺那副
傻劲学会置之不理。

不懂的东西抱着不问白不问的心态去麻烦易烊千玺,才发现原来人们那声易男神名副其实,不靠颜不看肉,是靠过硬的专业知识。

原本被人称教授界的大冰山教授看到这两人,他是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易烊千玺是他难得看到的一碰上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认真到疯魔的人,无论是实验室还是刘志宏。

只是他以前总觉得易烊千玺像个冰山二代,整天整天面目表情,还以为是个自闭症患者,遇到刘志宏,他的表情丰富了很多。

而刘志宏也是个奇葩,是标准抖M的人吗?越骂他越带劲,平时的指导也是很用心地在听。

老师自然是喜欢这样的学生的,实验室总是一派祥和。






十一
情人节那天,易烊千玺和没课了的刘志宏依旧泡在实验室里。

那一整天刘志宏的脸色都不太好,最近课里也开始做实验了,他不是不知道会有小动物解剖这一类实验课,也试过解剖小青蛙,可是再大些的动物他是真不行,完全看不得。

结果还没下课他就吐了,比在一旁哭哭啼啼的女生还丢脸。

跑到厕所时,手还没扶稳墙壁,差点整个栽到马桶里,辛辣的感觉一阵一阵地灼烧着他的喉咙,整个胃就像是反转几圈,狼狈的不得了。

还没吐完,下课铃就打了。

易烊千玺看到阴沉着脸的刘志宏立马就急了,还没问反手就被刘志宏抱住。

易烊千玺愣住,但他没出声,一手也搂住他,另一只手轻轻顺着他的后背,像在给失落的猫咪顺毛,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殊不知某人心里已经开心地炸了。

刘志宏自己一个人说要在实验室里沉思一下,易烊千玺反常地没有跟他赖皮,嗯了一下就走出去。

这当然符合易烊千玺的意,他也想看看,到底刘志宏怎么了,路过一个平时和刘志宏玩地熟的同班同学,寒暄了几句便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但易烊千玺也无力起来,这玩意,是要靠他自己去克服不适的,他该怎么帮?

在楼梯间转角处,易烊千玺及时地刹住了脚步,他听到有人在拐弯处说刘志宏的是非,中间意料之中地把自己和他扯一起说。

易烊千玺握住楼梯扶手,太阳穴突突地疼,手下越发地用力显示了他的愤怒。

易烊千玺怎么可能没听过这些话,好的坏的他都听过,他并不是不在意,只是他觉得在意了也没用,总不能买很多条毛巾见一个人就塞住一张嘴吧。

他能做的,只有捂住刘志宏的耳朵。

他不是没想过他每靠近刘志宏一步,可能对他的伤害就越多。可是他忍不住,刘志宏就是那样的存在,他自己也没想到他喜欢他的程度是深成这样。

很自私对不对。

他知道以前刘志宏对他的,知道刘志宏被人堵,受伤了并且说出那样的话,他知道后脑子轰隆地一炸,当时就想把手里的实验刀先插自己几下,但是还是翻了医药箱连招呼都不打就跑出去,满心的苦涩在见到刘志宏眼角的淤青变为自责,却在他的忽视下又化为更加难入口的苦茶。

可他没有想过放弃,那种反正自己喜欢上刘志宏如果是会死的话,就拉着他一起死好了的感觉无数次被自己唾弃,但幸好后来他还是把刘志宏拉在了自己身边。

刘志宏抱住自己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颈窝附近,痒痒的。

易烊千玺回过神时,他已经被按了楼梯的扶手上,这才想起刚才似乎自己没忍住,啪嗒啪嗒地就冲下去给了其中一个人一拳。

三对一,紧接着他就被一只脚踹下了楼梯。

路过了一个老师,那些人才停住手。


刘志宏颤抖地帮易烊千玺上药时,嘴里还是在调笑他,同样是打架,你怎么这么弱啊。

易烊千玺依旧沉默,琥珀色的眸子低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刘志宏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打架,只知道自己在很开心地想到怎么能克服心里阴影时却接到了电话,摔手机的时候发现这种场面好像也挺似曾相识。

似乎两人相识至此,都挺淡定成熟的人,却总是要弄到狼狈不堪横冲直撞。刘志宏眼前的景色一直在倒退,脑子里也是嗡嗡地直响。

“刘志宏”半响后传来的声音让刘志宏回过神,他努力凑身过去看他的表情。

“对我到底什么感觉?”

刘志宏愣住,望着易烊千玺抬起来的脸。

“喜欢。”

事情的发生太突然,但刘志宏依旧从容,和以前拒绝易烊千玺的那种从容不一样,仿佛这样的场景在心里在梦里奔跑的画面早已练了成千上万遍。

“就像你喜欢我一样。”

床边的医药箱见证了两人最痛苦最幸福的时刻。那一天的情人节过的还不错。






十二
你的故事和我的故事哪里一样了?

我们都是学医研的啊,这还不一样吗?

我去…

那你怎么也去了R国?

呃,其实我才不想告诉你我故事里的主角一直坐在那里。

嗯?

刘志宏往天宇文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盯着他的男人,那眼神像是抢了他男朋友一样。

噗嗤他那眼神是吃醋了吧,我跟他换个座位吧,感情刚儿我们聊这么久,他一直在望着我们啊,噢好可怕。

哈哈哈我觉得这样的他挺有趣的,座位正好不在一起,那麻烦你了。

[麻吉就这样被人秀了一脸,等会儿下了飞机我一定要和千智赫好好XXXXXXXXXXX]








十三
每个人身上的故事都不同,无论最后结局怎么样,最好的事都是我与你遇见了。












文题,嗯你们有没有更棒的文题。我啊还没找到那个词语来表达自己对这两个故事的感觉,你们的感觉呢?

评论(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