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糯_司

敲黑板——杂食动物
情海无边,你是我唯一的浮木。

浮木[六]

关于浮木   [二]  [三]  [四]  [五]

 他太过习惯自己给自己解释,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千智赫的脸骤然放大,那个吻夹杂着些药的味道。

“……可是,我不想让学长回去啊”

 

 

用力推开千智赫的动作让天宇文跌坐回衣物上,身下的软绵感让他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双手在空中划拉几下想抓住衣柜边,不料一扯便扯住了旁边挂着的外套上,一用力,哗啦,黑色皮外套滑下来掉在天宇文身上。

 

天宇文晃晃脑袋,再抬眼看向千智赫时,眼里的防备毫不掩藏地泄露出来,脸色黑地像是要把千智赫吞了。

 

他抿着嘴唇,正想说话,像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我逗你的”,有人比天宇文更快地说。

 

为了说话而吸进的气一下全数泻出。

火山像是被突然遇到了海啸,咕噜咕噜地就被熄灭了,天宇文现在的心里用一枚不能爆炸的哑弹来形容更为贴切。

 

千智赫的声音很好听,却用着挑逗意味的语调说话,说出的四个字和他嘴角的笑容都是能让天宇文盯着千智赫想揍他却下不去手的,天宇文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一直都是这样的,那个七年级总能有办法让他觉得一种名为束手无策的感觉能从脚底开始漫上来,一点一点,冰凉地涨上来,压过心脏的时候尤为不舒服。

 

天宇文被打翻可乐那天,他本来也没想过要找人麻烦,大声吼叫后那人抬头,看着他无辜的眼神,天宇文一下子蔫了,站在座位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用带磁性的声音说抱歉,天宇文盯着他收拾书本的动作更是僵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马思远有些焦急地拉住千智赫,天宇文才好像突然醒过来。

 

天宇文的心里是觉得愧疚的,可是道歉的话语一经过舌头便变成了呛人的声音,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此后整个人像是装了个自动感应器,只要一有千智赫出现的地方,他就会忍不住地说两句话,嘲讽也好,嬉笑也好。

 

他无意间看到朋友圈隔壁女校的转发的东西,却发现里面的症状和自己越来越像,什么总在某个特定人前会变了一个人,这就是喜欢上的前兆,天宇文开始慌了,还有些厌烦。

 

他不知道千智赫是怎么想他的,但是每一次千智赫看到他后都会露出淡淡的微笑,这让本来就粗神经的他更加不知所措。

 

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嘲笑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千智赫呢?明明千智赫是男的,自己也是个男的。天宇文一点也接受不了,于是他把这些解释为是千智赫存在感太强,总是能惹到他烦。

 

夏天里他没有开空调,桌面上放着一台小台扇,扇叶快速的转动着但也没能赶走屋子里的闷热,只有点点微风慢悠悠地经过床上的少年。

他哗啦着手机屏幕,上面是他和千智赫的微信历史,千智赫约他周六去图书馆,他第一个反应便是两人又不熟,约什么约,立刻拒绝了。

他现在心里不想承认自己在后悔,但是明显的烦闷让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不顺眼的,身上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汗,他一个皱眉便甩手将手机扔在被子上,顺手开了空调。

 

手机铃声响起,他心里有些期待,但是是用琪琪找我了的理由安慰了自己。然而接到的电话却是关于千智赫被人打进医院的消息,他立马冲出家门。

 

天宇文看到千智赫在病床上傻傻地对他笑,他不知道该做出些什么反应,但是心里的直觉就是不想看到他咧着受伤的嘴角,开心地喊他一声学长,一点都不想,于是他又把这个解释为没错,千智赫这么烦,他怎么可能喜欢他?他怎么可能喜欢一个男生?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走地太急空调没关,机器下吹出的冷气让他打了个冷战,他照照镜子发现自己去了一趟医院,回来后整个人都是狼狈的,头发很乱,脸上还有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灰尘。

 

嘁,让那个七年级的看到了我的丑样子,真烦。

 

他把一切对千智赫的情绪都解释为是本来两个人就是同性,相互排斥是应该的。

 

思绪回到现在,天宇文一下子火了,抓起身后的衣服就甩到千智赫的脸上,一个打挺就站起来,黑色皮衣咕噜地就从他身上滑下来。

 

“去你妈的千智赫,搞谁别搞我行不行?上次算是我脑子抽了被你上,现在又要干嘛?还要再上我一次?嫌上次我走的时候的那几脚不够是不是?你他妈的!”

 

天宇文走前一步想抓住千智赫的衣领,却一下子被脚边的皮衣绊住,整个人带着千智赫摔下去,有千智赫在身下当肉垫,天宇文只有手臂被磕在地板上,生疼。

 

“唔……”

 

听到千智赫发出的声音,天宇文一个激灵,发出的火又被浇灭了,爬起来抓起自己的东西又跑了。

 

这他妈相似的历史!天宇文和千智赫同时想。

 

我他妈地再也不要进这栋房子了!

 

一定要想办法让天宇文再来我家一次,这次绝对不能让他逃了。

大概解释能让他舒服些

没关系的

我都懂

我不懂

拖了很久 抱歉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