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糯_司

敲黑板——杂食动物
情海无边,你是我唯一的浮木。

浮木[二]

这是一篇没有[一]的文章 因为这是算是我和碗碗为站子写的雨巷play的后续 自然 [一]是肉233333333
关于浮木

 

那大概是多狼狈的一个画面呢?

 
 

两人浑身湿透,身上的衣服被撕扯揉乱,白色的浊液被喷洒在天宇文的头发上,脸上,小腹上。他靠在墙边坐着,他的嘴一张一合地喘气,呼出的热气在淅淅沥沥的雨水间瞬间汽化。

 
 

天宇文全身酸软,整理好衣服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只好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拉住千智赫的衣角:“能不能先送我回家 我…考虑考虑,和你在一起的事。”

 
 

千智赫望着自己衣角上的那只手,骨节分明真的好看,弱不禁风的样子一如既往地勾住了他的心。他站起来的视角,天宇文抬头看他,睫毛上都是分成小颗的晶莹雨水。眼角是妩媚的微红,他想起刚刚天宇文似乎哭了,一直在哭着向他求饶。

 
 

千智赫蹲下身子与天宇文对视,那人眼里清明,在自己蹲下与他靠近了一点后闪里一下。好像还是有点怕。。。。。。

 
 

他试探地低头拿过天宇文的手在手里抚摸着,把玩着,抬头再看看天宇文,怎知那人已经头一歪睡着了。

 
 

“学长,你就这么放心我会送你回家啊”千智赫开心地笑笑,他的学长,相信他。他捡起地上的伞,一手撑开给两人遮雨,一手在天宇文书包里摸索着找手机,给天宇文的家人打电话过去报平安。

 
 

“嗯,啊没事没事,不麻烦。嗯好,叔叔再见。”千智赫挂了电话。天已经黑了,小巷里只有一盏暗暗的灯,黑色的伞撑在两人头顶上,遮挡住了他们唯一的光源。

 
 

伞下不大不小的空间让千智赫觉得很安心,他搂过天宇文,他想再吻吻他,哪怕接下来两人会独处的时间还长,但是他真的不想放过每一个天宇文能乖乖任他处置的时候:“我大概真的疯了,学长。”

 
 

他小心翼翼得靠过去,连呼吸都不敢太重,他甚至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的心跳——“嘭嘭,嘭嘭”。

 
 

他咽了一下口水,靠近那人的过程异常缓慢,他很紧张。明明刚刚还是发了狠侵犯天宇文的人,现在却像个怕被发现的坏小孩。

 
 

终于,千智赫吻上了天宇文。只是最简单的唇贴唇,千智赫却感觉这比刚刚的疯狂来地更让他觉得满足,是一种安心的感觉。

 
 

千智赫知道最起码这样,他可以把这想象成是情侣间的亲密动作,或者是他身为暗恋者的一个越界行为。无论怎么样,这个吻也比之前他们的行为来的正义太多。

 
 

他开始后怕了,一种比以往更为强烈的绝望开始像洪水一样渐渐漫上来。如果…如果学长从这以后就真的再也躲开他,连最后一定针对也不肯给他了呢?

 
 

千智赫皱着眉越想越多,脸色越发难看,直到天宇文睁开了眼睛,他被吓了一跳,但是又快速地整理好心情。

 
 

他温柔地扶起天宇文:“学长,能帮我拿一下伞吗?”那人乖巧地点点头,安静地不像话,千智赫抿着唇转身蹲下,示意天宇文趴在他的背上。

 
 

两人的衣服又湿又凉,黏黏糊糊地贴在身上,只有温热的躯体紧贴着才能稍稍取暖。

 
 

天宇文是清醒的,一直都是,包括刚才千智赫吻他的时候。他趴在人的背上,那人一步一步稳稳地走着,用温柔低沉的声音说今晚先回我家,反正也是周末了。他没出声表示沉默,他现在有些迷茫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仿佛现在他抓着的不是人的肩膀,而是自己在惊涛骇浪间死命抱着的一块浮木。

 
 

太安全了。他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再想。

 [三]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