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糯_司

敲黑板——杂食动物
情海无边,你是我唯一的浮木。

望周知

-何糯糯的炸毛-:

占tag抱歉


我说一下吧:


不是所有人都是双担,不是所有人都有情怀,也不是所有人都乐意在自家的cp tag里看到另一边的cp。


招人反感且引战。


【举例(hx fl xl qy wy )这几对cp还是别放在一篇文里然后把tag都带上了。^_^】


感谢理解。
我希望有些小妹妹能收敛一下谢谢。

硬糖一颗,情侣装 狼崽X铃铛 @Indracusin

糯喵碎碎念[方洛]

碎碎念 part.1

我受够了/手动再见

我们家的床我已经从标准双人床换成了XXL码再换成kingsize了!特么的依旧是那么挤!!!生气/生气/

我现在明白不是因为两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儿太壮了,而是这方翔锐无论睡多大的床都跟八爪鱼似的搁那粘着我,我翻个身他又贴过来,我能不觉得挤吗???

方翔锐我都快挪到床边了你是不是想让我掉下去?!!嗯???给我滚去你自己那边!!!

————————炸毛糯喵

答应我,离开我。

刘志宏,软糯糯的,就是一只团子。

是这样的,我很兴奋,这大概是我们的恋爱时代

我这个人差劲地很

没睡好,心跳声很重。
一锤一锤的,快把胸腔砸碎了,像是在告诉我,
你别做了,都是错的,你也别问了,不会告诉你的。

[千宏]风筝



 


6.
小时候易烊千玺最喜欢看人放风筝,飘飘乎地搁地上可不就是一压扁了的自己吗?

 

一根银线伸向了天空,明明方向和风筝不对头不对尾,可谁都知道,这线就是扯着那风筝,无论线拉地多长。


   




易烊千玺看着手机锁屏上的风筝,喝水的空挡悄悄扭头瞅了眼刘志宏,抿抿嘴又收回视线。




是时候该买捆绳子绑住刘志宏了,等等,思维跳的有点快…



这么想着刘志宏似乎隔空感觉到什么,回过头撞上易烊千玺的视线,眼里清澈地很,却吓得易烊千玺狠狠地捏了下手里的矿泉水瓶,水哗啦的喷人一身,狼狈地不行。
   


“怎么好好的喝个水也能喝成这样,真让你给发烧烧傻了?”




刘志宏没带纸巾,条件反射地去给易烊千玺拍身上的水,易烊千玺正好站起来捏住自己的衣服,两人手上的皮肤一碰,刘志宏跟触电般收回手,又连忙去瞧易烊千玺的反应,幸好那人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因为他自己也在奇怪着自己行为的莫名其妙。





果然,还是把王源儿的话给听进去了啊…





刘志宏暗了眼神,别扭地转过头,看到校医从药房抓了药出来,连忙迎上去接药。











易烊千玺自己也是没想到,大夏天一个冷水澡还真让自己中招了,幸好前天晚上为了给刘志宏演戏把自己用被子裹成粽子好好地出了一身汗,不然指不定发烧成什么样子。



可易烊千玺小心思多着呢,演戏样样儿的,没头晕也能身体发晃打个醉拳,吓得刘志宏领了他就就往校医室跑,连王源语重心长地跟他说过什么他都忘了。





王源说过什么呢?



无非就是什么你这学弟跟狼似的你保护好自己的菊花作为兄弟我只能帮到你这了。




这什么鬼,什么羊不羊狼不狼的,他只知道易烊千玺对他格外热情比他三姑六婆还亲切,人好长得帅就是一个钙————


嗯对刘志宏不瞎,易烊千玺对他有意思这事儿刘志宏早看出来了。



那他能怎么样?




刘志宏摸着自己良心对天发誓,他自从发觉了这事儿后眼里就跟有把尺子似的永远在量他和易烊千玺之间的距离。




跟大多数被人告白的人一样,刘志宏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又或者说他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有没有可能,自己理解甚至说愿意和他在一起的这一切一切,刘志宏心里都是没数的。




所以既然小学弟还没挑明白,刘志宏觉得目前敌不动我不动的形式就特别好特别有安全感。


 
于是这大白天的,除了絮絮叨叨的校医,校医室里另外两个人都在各自心虚着。




————————————
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心虚些什么嗯

[千宏]风筝

1.
易烊千玺顺手递了一瓶矿泉水给离他最近的刘志宏,转身扣住了面前的桌子用力便抬走放进杂物房了。身后教练喊着让裁判们都集合,他一个用力哐当将桌子推到位。

 

篮球赛是在十月后旬开始的,第九节课下了后太阳还没下山,南城依旧是炎热的。易烊千玺捏起自己的衣服下摆擦汗,露出紧致的腹肌,才撩起来一会儿就听到了一旁的吹口哨声,他抬头望向裁判们的那个方向。

 

教练正在学生裁判们中抱臂总结,对他吹哨的那位学长不专心了,被刘志宏一个文件夹敲在脑袋上。他转了转眼神,却发现刘志宏看都没看他一眼,手里那瓶矿泉水也早被其他学长抢去喝完。

 

他揉着发软的胳膊撇嘴。
 


当全世界都不知道你和那些兄弟关系好。

 

易烊千玺整理着桌上的计分表,又把笔最后都收好,横竖检查过几遍才走向裁判的方向。他舔舔嘴唇,走近刘志宏,他正认真地听裁判总结,贴着额头的刘海被汗打湿,他双手叉着腰呼吸已经平稳了些。

 

易烊千玺装作无意地将记分表递给刘志宏:“学长,王源学长不在,表给……”

 

“唉志宏!”

 

易烊千玺的手愣是抖了一下。妈的……

 

王源走过来亲昵地搂住刘志宏的肩膀,摸到刘志宏汗淋淋的衣服赶紧撒手,嫌弃地将手往人身上抹。

 

易烊千玺淡定地将表给了王源说句先走了转身背起书包就走,心里跟梗着一坨东西一样不舒服。

 

人都散了,王源数了下手里的表就听到刘志宏喊住了易烊千玺,说是一起去食堂吃饭,他赶紧和刘志宏打招呼说自己要先去学生会办公室放计分表,让他们先去,刘志宏应了声儿就扯住还想往前走的易烊千玺转了个道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我也是不懂你为什么不吃饭”

 

“先洗澡再吃饭不一样?我更不懂为什么你不先洗澡吧,明明全身都是汗”

 

刘志宏低下头将汤汁都淋在饭上:“我快饿死了”戳着饭就开始拌开。

 

这一下看是真饿了,易烊千玺想,抬起筷子顺走对方一坨鸡肉。

 

“卧槽易烊千玺你干嘛?!!!”

 

他抬头看眼前炸毛的人,觉得可爱极了,笑了一下厚着脸皮低下头继续吃。

 

刘志宏嘟囔着你自己不是也有吗,一边王源也匆匆地端着自己的餐盘赶过来了。他招呼了王源一声,低下头时却发现盘子里多了很多坨鸡肉,他有些不解地望着易烊千玺,那人却只顾着低头吃饭。

 

“这鸡肉好腻”

 

王源没有选一样的菜,夹走刘志宏盘里的一坨丢进嘴里,嚼了几下对抬头看他的易烊千玺说不腻啊,这时刘志宏开始嫌弃王源筷子上的口水。王源眨巴眨巴眼睛说怎么不见你嫌弃千玺你是不是双标,刘志宏翻了个白眼,望向千玺却发现他又在低头专心吃饭,脸快埋进盘子里,耳朵尖儿可红。

 

 

2.

“嘿嘿嘿刘志宏!我快生日了!!!”

 

王源蹦哒地跟着刘志宏和易烊千玺回到宿舍,一路特别兴奋,换来了刘志宏无数个白眼。

 

“十一月还没来你急啥?”刘志宏翻找自己的柜子拿干净的衣服准备洗澡,看到王源还跟着他走向阳台,转身举起拳头作势吓人:“滚回自己宿舍!我要洗澡”

 

王源跟个猴儿似得,抱住自己的胸装作怕怕:“你洗你的嘛凶我干嘛?”接着又不忘提醒人哎你赶紧接水,这个点了估计快没水了!吓得刘志宏转回身就扑向热水龙头。

 

易烊千玺低沉平静的声音传进耳膜时刘志宏简直觉得自己是拯救了世界,他看到自己桶里满满的热水,泪眼汪汪挂在人身上:“千玺你对我果然是真爱吧真爱吧”,顿了几秒后他又赶紧跳下来对着翻自己柜子零食的王源吼道“小兔崽子你干嘛?!!”

 

“学长…你声音好大…”易烊千玺揉着耳朵皱眉跟人抱怨,将桶也推到热水龙头下,插卡后发现没热水了,气愤地踢了下自己的桶。

 

刘志宏和王源打闹着,没注意到易烊千玺的动静,他抬头看了眼那两人的热闹劲儿,抿抿嘴进了厕所。

 

凉水哗啦哗啦地,冷地易烊千玺直打颤,他捏着鼻子忍住没打喷嚏,赶紧给自己冲了水。

 

“1108!你别给我忘了!”

 

我也1128啊…易烊千玺心里有些不服气地想。

 

“不用你帮我守零,把礼物折现就成!”王源和刘志宏还在闹着,刘志宏差点没有一脚踹过去,按着王源的头将人推出门外:“洗你的澡去!”“哎哎这个点早就没热水了你看你的小学弟!”

 

易烊千玺听到自己的名字没忍住一个喷嚏打出,赶紧收小了花洒的水,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的打闹声是没了,半响后才传来刘志宏支支吾吾的声音:“那个…千玺?你不冷吗?”

 

易烊千玺的尾巴都快翘起来了,立马回了声没事儿!抽了毛巾就围住自己下身关水开门,想给刘志宏来个帅气的出浴图,结果又是几个喷嚏上来,硬是把刘志宏看地一愣一愣的。

 

刘志宏反应不算慢,赶紧抽了自己的浴巾给易烊千玺围住满是水珠的上身,遮住了易烊千玺一直想给刘志宏秀的腹肌,但是他并没有气馁,因为他现在整个鼻子都是刘志宏的味道啊。(*ˉ︶ˉ*)

3.
易烊千玺盘腿撑起脑袋,腿上搭着刘志宏的浴巾。

 

刘志宏直接去隔壁拿了王源的浴巾,去的时候隔壁果不其然又是一阵吵闹,他挠挠头说自己还有一条干浴巾备用的,刘志宏却摆了摆手,弄得易烊千玺一阵失落。

 

互用浴巾不是挺好。

 
4.
他捧着刘志宏的浴巾,脸埋在里面尽情地呼吸,周围都是刘志宏的味道。

 

刘志宏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时看到易烊千玺的动作,皱了眉没说什么,自顾自故地拿了水盆洗衣服。手里的脸盆的水已经漫出来了,刘志宏才回过神倒洗衣液。

 

——————

操场上,王源看了眼只留个背影给他们的易烊千玺,夸张地对了个“你真的看不出吗?”的嘴型给刘志宏,刘志宏拉拉胸口的衣服给大汗淋漓的自己透气,给了个意味不明的扁嘴表情后一把拉住前面的易烊千玺叫去一起吃饭。

 

王源看到这动作心想你爱信不信,说了下自己要去交计分表就遁了,临走时趁易烊千玺不注意做了个鬼脸给刘志宏。

 ————————

刘志宏依旧在无意识地倒洗衣液,易烊千玺拍了他一下,拿过一直倾泻的洗衣液,冷不丁地吓了刘志宏一跳,身体抖了下赶紧缩回手,躲避着易烊千玺的眼神自顾自地洗衣服。

 

易烊千玺觉得奇怪,但是也一路无语,安安静静地在刘志宏旁边给衣服过水。

 

王源一身清爽擦着头发走到阳台,刘志宏帮易烊千玺回答了想说的话——“妈的怎么又是你?”

 

那人听闻,拔了搭自己头发上的头巾就往刘志宏身上抽,“借肥皂不行?”

 

“我看你是想捡肥皂!”

 

王源一听这字眼,跳起来打刘志宏:“你才是gay!”打完了两人望着对方突然一顿,仅仅一秒钟的时间,眼神交流可丰富。

 

“我草拟妈妈,你说的什么鬼玩意儿?!!”

“不是你自己先说的肥皂?!!”

“哥哥是真来借肥皂的!!!”

“闭嘴吧你!”

“ex me?!!”

 

默契的两人当做啥也不知道,继续打打闹闹地就过去了,其中两人眼神儿一直瞄着易烊千玺。

 

而易烊千玺还是一副清冷样,自顾自洗完衣服,回自己床铺的时候喊了声儿学长,吓得刘志宏呆毛都竖了起来,连忙回了句哎。

 

“地滑,你两小心点”

 

此时刘志宏和王源的姿势因为打闹的关系,王源被刘志宏圈在怀里,王源挣扎着要刘志宏放手,刘志宏嘟囔着啥也是没留意王源要干嘛。

 

“啊啊啊刘志宏你放开源哥我!从小就爱搂我,一大老爷们儿的你想干嘛?”

 

“你舒服啊”刘志宏想都没想就冒出这一句,让屋里时刻竖着耳朵听动静的易烊千玺硬是嘎嘣儿一声咬碎一口旺旺雪饼。
 


5.
晚修后刘志宏和王源道了别回自己宿舍,一半的人差不多都回来了。

 

易烊千玺一脑子小算盘,叼着跟体温计就躺床上闭目养神,被子给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后来想想,又赶紧扒拉扒拉把脸露出来,自己窝里这还没入冬呢就灌一个小热水袋把脸啊脖子捂热,之后手在被子里一直捂着热水袋。

 

他一听到刘志宏回来的声音就翻了个身,易烊千玺满脸通红加上这么早就入睡第一时间吸引了刘志宏的注意,特别是他看到易烊千玺嘴里叼着跟银白色的棒棒。

 

刘志宏坐在易烊千玺床边问“咋了这是,洗冷水澡,发烧了?”

 

然而宿舍里没人能回答他,斜对床早就看穿一切的刘一麟对着刘志宏指了指易烊千玺,又指指自己的太阳穴,气地易烊千玺心里直骂人。

 

他赶紧咬着体温计口齿不清地问刘志宏自己现在发烧到几度,刘志宏瞬间明白了刘一麟的意思,拿下温度计就说:“啊看来这是真烧坏了脑袋啊”

 

易烊千玺没搞明白刘志宏啥意思,但他还是在被窝里猛点头。

 

“你烧糊涂了也不能含体温计啊这是夹在腋下的!!!”

 


……
………
“呕…”